免费看黄片的视频软件。

   “你确定你说的是你?不是说的活阎王?”这人真是撒谎都不会眨眼睛的。明明就是个小流氓,还想假装活阎王。哼哼哼!她才会放心把妹妹托付给这种人。

   “当然是我。”秦越把胸口拍的砰砰响,信誓旦旦的说:“姐,你可一定要相信我。”那副样子就差没直接说自己是绝世好男人了。

   “真不愧是小流氓,这脸皮是真够厚的。”盛宁无奈的摇头,其实心中对秦越还是很认同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能跟活阎王成为好兄弟,那人品就不会太差。

   至于小流氓这个绰号,她会问清楚。以后妹妹是否会跟他在一起,这要看安安自己的选择。她是安安姐姐,只负责把关,不会擅自替她做主。

   急诊室里徐启刚的治疗结束,主治医生出来摘掉脸上的口罩,脸色难看的跟有人欠了他一百万似的。

   徐启刚躺在推拉的简易床上,双眸微闭,高挺的鼻梁在灯光下投影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他没事吧?”

   “没事……没事才怪。”主治医生一口气拖了半天,差点被众人气的一人上去一拳。

   “三处二次撕裂性伤口,你们是怎么照顾病人的?”害的他半个月的努力白忙,“以后给我看好了,半个月之内不允许下床。”

   哼!他半个月白忙活,也要让徐团长半个月下不了床,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医生明显赌气的话,让大家十分无语。

   “好了都散了吧!把人给我推进特护病房,除了医护人员,谁都不能进去。”这下,所有人都被列入医院的黑名单了,就连盛宁也不给进去。

   吊带蕾丝青春美眉

   ****

   总参部,海云兵的会议刚刚结束,从会议室出来时机要秘书正守在门里。

   “参谋长。”

   “人怎么样了?带出来了吗?”海云兵随口问道。

   机要秘书露出古怪的笑。

   海云兵挑眉,“是发生什么好笑的事情让你憋的这么狼狈?”

   “参谋长,这事刚刚都传遍了。苏海带着外甥女冲进来警备司令部,没想到活阎王跟陈英杰也从医院偷溜出去,直接拎着朱胖子就去要人。还不止这些,小流氓也从国防大学溜走,紧跟着把警卫司令被闹的个底朝天。”

   机要秘书越说越想笑,但是因为首长是个严肃的性格,只好苦苦的憋着。“估计三号首长得气死,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做。那个朱胖子也是有眼无珠,居然把活阎王的小姨子给抓了,说是敌特分子,他这不是找抽的吗?”

   “活该!他抓徐启刚的小姨子,不就等于说徐启刚也是敌特分子。”海云兵就事论事,“走到哪,朱胖子也说不过理。”

   “可不是嘛!”机要秘书点头,“不过朱胖子也是受了无妄之灾,人还真不是他抓的。是从军区大院送去的,苏家已经再查了。对了,好像上官涛跟秦越的人也再查。”

   “上官涛去查,就肯定能查的出来。”这是海云兵很看重的一个年轻人,本来是要亲自调到总参来的,结果人家不愿意。免费看黄片的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