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dy.meapp

  我和欧阳漓出来三仙送我们出来,但他们始终站在结界里面,我和欧阳漓出来我还问了欧阳漓,为什么他们不送出来,欧阳漓说不愿意出来吧,余下也不说了。

  跟着我和欧阳漓一路回去,已经到了下午,便觉得有些饿了,正想问我们中午吃些什么的时候,九目渡人也已经从远处一个人提着一些饭菜回来了。

  九目渡人带了一些吃的东西回来,虽然都是些普通人家的饭菜,没什么好吃的东西,但人一旦饿了,吃什么也都好吃了。

  坐下我便吃起饭,九目渡人这边把他今天看见的那个人状况也说了一遍给我和欧阳漓听。

  九目渡人说那人现在看似睡的十分的安详,事实上确实撞上了什么锁魂的东西,把魂魄给锁了,估计就是水下面的那个东西。

  欧阳漓吃饭十分的安静,吃的也不多,吃完便在一旁等着我。

  吃过饭我还问欧阳漓,是不是有眉目了。

  欧阳漓说没有,但是欧阳漓垂眸总是在想着什么事情,看他那样子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只是他这人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说出来,等他做了便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吃过饭也快要天黑了,九目渡人坐在船头开始吧嗒烟,而欧阳漓则是叫我进去休息。

  昨晚就没睡好,此时我也有些累了,于是便钻到船舱里面去休息。

  船仓不大,但是船舱里面有一张床,上面铺了一些被子,是九目渡人睡觉的地方,九目渡人也是累了一天没休息了,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过去霸占他的床,看我不睡欧阳漓叫我过去,便靠在一旁将我抱住,这样我便能睡一会了。

  九目渡人看到我们没有躺下,而是靠在船舱里面坐着,不多久从外面进来坐下也靠在一旁睡了。

   没有了你少女依然等待

  等我们都睡了,我也入梦去了河面上面。

  一出现我便觉得四周围空荡荡的,自己好像站在一只乌龟的背上,看着乌龟我并不觉得害怕,倒是仔细看着乌龟打量。

  乌龟有一辆小汽车那么大,我就站在乌龟的背上,乌龟伸长脖子在水里游,我则是站在它背上看它。

  乌龟长得并不好看,背上都长青苔了。

  但乌龟的龟壳很硬,我踩在上面丝毫没有软化。

  “你是龟仙?”我问乌龟,乌龟点了点头,我也算是看清他的样子了,果然就是那个不胖不瘦的老头,这与我想的差不多,至于那个胖胖的,想必就是那只金蟾了。

  果然,不久之后听见一声蛤蟆叫,朝着另外一边看去,那里就有一只硕大的金蟾从水里一跃而起,而后朝着这边游来,只是金蟾倒了我面前我才发现,竟然它不是一只,身后还跟着一尾白色的鲤鱼,只不过鲤鱼十分巨大,一口可以吞下小锅一样的金蝉了。

  三仙齐聚我便笑了,原来这就是三仙。

  正看着,远处忽然升起什么东西,我便抬头朝着那边看去,结果那边竟真的有一条化蛟的龙飞出水面,龙身自上而下,仰起头嘴里含着一颗金色放光的珠子,正朝着天上升去,四肢龙爪抓着,龙尾在下面摇摆了两下,推着龙身向上。

  眼看着就要到了天上,不知道什么地方飞来一抹金光,只见金光一下打在了龙头上面,蛟龙瞬间脱了骨头一样瘫软下来,哀嚎声凄惨刺耳,我便心口一阵错愕,什么人竟干出这种事,如此伤天道的事情也做的出来,当真是要成畜牲了。

  我原本朝着岸上看去,只看见一个穿着明晃晃道袍的人从那里经过,而后便一眨眼追到了河中央,而我眼见着那条化蛟不成的龙在大雨中哀嚎翻滚,为此让整个天青河绝提,酿成洪水,袭击了附近的庄稼村庄,而那个穿着明晃晃道袍的人,竟还不肯罢手骑在蛟龙身上剥开了蛟龙的肚子,伸手进去在蛟龙肚子里面找着什么东西。

  看到这一幕我便要过去,结果我刚要动,便听见欧阳漓低低叫我:“宁儿,该醒了!”

  结果给欧阳漓一叫我竟真的醒了,而我一醒来便有些郁闷,靠在他怀里看他。

  “那条龙你看见了?”我问欧阳漓,他肯定是看见了,若不然关键时候他怎么会叫醒我。

  欧阳漓便说:“千百年前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过问,一旦插手就会改写历史。”

  改写历史?

  我看他半响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欧阳漓说的或许是对的,若我们插手,历史上多了一条蛟龙,说不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见我不说话欧阳漓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我这才靠在他怀里朝着外面看,结果这一看又坐了起来,我们分明已经到了河中央了,那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见我起来欧阳漓也跟着我起来了,而此时他才和我说,已经快到子时了。

  快到子时也就是要到十一点了,想必河中心也开始有动静了,要是还没有,估计今天晚上我和欧阳漓就回不去了,下去一趟便是必然的了。

  只不过我们要真是下去,我一个旱鸭子还不淹死在下面,这事也着实让我纠结起来。

  许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欧阳漓竟取笑起我。

  “宁儿果然还是老样子,怕水。”欧阳漓这话说的我自然是有些不明白,但仔细想想,他说的许是我的前世,我便想到我是那只狐狸,而狐狸从不下水,应该是怕极了水吧,所以他才这么取笑我。

  想到这些我便释然了,取笑我的人那么多,我也不在乎多他一个少他一个了。

  而就在此时,九目渡人从一旁走了过来,与我们说道:“今天看上去也不会来了。”

  欧阳漓看了一眼九目渡人:“你在这里等我们,如果我们过了子时还不回来,你就先回去,明晚来接我们。”

  欧阳漓说着看向河里,我也看向河里,九目渡人有些不放心,追问:“会不会出事,不如我也跟你们下去?”

  欧阳漓顿了一下,回头看着九目渡人:“你会避水?”

  九目渡人摇了摇头:“虽然我在这里摆渡,但我从来没有下过水。”

  “那你下来也是死,在这里等吧,倒了子时若我们还不回来,你就先回去,明晚这个时候来等我们。”

  “也罢,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说完九目渡人坐到一边去了,继续吧嗒嘴里的烟袋。

  欧阳漓则是拿出一颗东西出来给我送到了嘴边:“这个含在嘴里,不要吃下去。”

  欧阳漓拇指和食指捏着那个东西,我只看见一点亮光便送到了我的嘴里,想看看都来不及,就是身旁的九目渡人都没有看清。

  “走吧。”欧阳漓说完便带着我迈步朝着河里去了,生死关头我忙着把欧阳漓的手紧紧握住,生怕他把我扔下一个人淹死。

  “宁儿,我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欧阳漓慢吞吞的看着我说,嘴唇一开一合的,而我自然是信他,但每次有危险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欧阳漓这才朝着我笑了笑,抿着嘴唇,不漏齿的那么一笑,我顿时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还朝着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看我点头欧阳漓才朝着河面上看去,而此时我也跟着他看,这才知道,竟然已经只身河水之上,已经走出去有十几步了。

  但我和欧阳漓的脚下是水,却没有掉下去,着实叫人想起那次梦里的大湖来了,那次就是这样,我和欧阳漓就安然无事的走到了湖中央的地方。

  见我没那么害怕欧阳漓才说:“一会我们要下去,宁儿嘴里含着的是避水珠,只要宁儿不把避水珠吐出来,就不会有事,但宁儿也不要吞进去。”

  “吞进去如何?”我问,欧阳漓变笑了:“那就只有生出来了。”

  呃?

  欧阳漓是什么意思?

  见我一副纠结模样,欧阳漓心情大好,竟笑了起来,但他笑的时候已经将我带入了河中央的一个地方,停下欧阳漓与我说:“这里就是下去的地方,宁儿准备好了么?”

  其实我到此时还有些不想下去,但既然已经来了,也只好把事情办好早点回去。

  于是我朝着欧阳漓点了点头,他便带着我朝着说的那个地方迈了一步,只见脚下是一道结界,他的脚一踏上去,便听见好似是有什么东西发出细微的声音,而后便穿透结界倒了水下。

  下去之前我闭了一下眼睛,而后欧阳漓迈步我才睁开眼睛,而眼前已经到了水底世界,一时间竟有些奇怪起来。

  周围的水从身边如空气一样流动着,我抬起手摸了摸,摸得到,却不会湿了手,着实叫人震惊不已。

  欧阳漓倒是没有取笑我,只是握着我的手朝着河水里面的某个地方看,而我此时才发现,河里竟然一条鱼都没有。

  心想着要不是这里没有鱼虾,就是都跑了。

  而我正看着欧阳漓迈步带着我朝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眉头蹙了蹙,我便顺着欧阳漓的目光看去,结果竟看到一块十分硕大的石头立在湖底,而那块石头十分古怪,形状像是一块立在悬崖上的锥形石,石头下面尖锐,上面平坦,就好像是一座下山,被人翻了过来。

  石头上面还有佛经一样的经文,看到那些经文我便想起欧阳漓带我念过的地藏经和静心咒,其实和这些也差不了多少。

  而此时我在想,既然上面刻着经文,足见这下面压着的可能不是寻常之物。

  但走去我又觉得有些奇怪,这些经文怎么与我平常见到的有些不一样?

  以往看见的咒文都是有形体的,但这些倒是更像是符箓上面的符咒,这便有些奇怪了,难不成这是画的符?

  “这不是经文?”想想我便问了欧阳漓,而此时我们也已经走到了石头下面,而且我还抬起手摸了摸那些符咒似的经文。

  欧阳漓停下看了一会:“这是咒文的一种,道家所用。”8dy.me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