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官方xyz

“即便这件事和他有关,我想,他也一定有苦衷,我会找他问清楚的。”

夏小暖挣扎地说道。

司徒湮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暖,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心里明明已经有了答案,你以为就算他拿到东西,他会承认吗?

他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得到你。如果那个东西能够威肋到他,让南宫曜凌和杨紫和分开,让你离开他,那么我想,他宁愿这东西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夏小暖恨恨地看着司徒湮:“司徒湮,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吗?”

“我只是想让你清醒。”司徒湮目光带着几分炽热地望着她:

“小暖,你这个人虽然有时有点小聪明,但到底还是太单纯善良,但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爱情不是施舍,同情和怜悯也许能够拯救一个人,但也可以将一个人彻底毁灭。

真正爱情应该是合作和对等的,总要有一种东西让彼此挟制着对方,或是名利,或是金钱,只有这样,两人才能够长久地走下去。

夏小暖弯起一抹苦笑。

“司徒湮,对于你的观点我不敢苟同。难道两人之间就不能开城布公,不能有真正的爱情吗?”

司徒湮挑了挑眉,笑着反问:“可是纵然是情感,你又能给他多少?”

气质美女风格写真图片

夏小暖沉默了。

“或许你说的对。”她垂下头道:“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给他任何幻想……”

司徒湮又摇了摇头。

他抬手,勾起她的下腭,迫使她抬眼望向他。

“这不能怪你,就算你不给他,他已经在步步为营,把你纳入他的算计之中,你不过是掉进他早已经备好的漩涡之中,而他利用的,就是你的善良和单纯,让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夏小暖有些震惊地望着司徒湮。

男人漆黑的眸子如鹰一般锐利而深邃,他的话让她忍不住直冒冷汗。

她有些恼怒地推开他的手。

“少琛不是这样的人。”她不喜欢别人这样说南漠,或许在她心中,始终有一个位置是属于他的。

而那个位置,却在心灵最深处最纯洁的地方。

是最单纯的年纪里,最宝贵的情感。

她不忍心看着自己曾经记忆中的美好,一点点变得面目全非。

司徒湮望着她,还想说什么,终究是咽了回去,只是笑道:“对了,你之前说找我有事,就是这件事?”

夏小暖也回过神来,不禁道:“不是……是关于南宫曜凌……”

司徒湮突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冷着脸起身,走到窗前,整个人背对着她,不说话。

“喂……”夏小暖看着他突然就变得冷傲的背景,不解道:“你怎么了?”

司徒湮扭头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闷声道:“为什么我和你在一起,却偏偏要和你谈论我的那些情敌们?”

夏小暖:“……”

这家伙,心眼还挺小。

她却不禁莞尔,笑道:“那你也可以和我谈谈你和其它女人的事啊?例如……”夏小暖眨了眨眼睛,“mimi的母亲?还有……你和月月的事?”小可爱官方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