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看

   这女人居然敢挡着她的手?

   当下华梦莹怒了。

   此时她可不想管此人是谁,她只要知道这人和她老公有什么就对了。

   不然她老公干什么一看到这女人就是一脸惊喜。

   故而她马上就挣扎起来,一边还道:“贱人,你敢勾引我老公,还怕被我打不成?”

   她骂着,挣扎得就更厉害了,可也正是这样,所以她就没有注意到,梁安月看着她的脸色很差。

   只见梁安月忽然把她的手放开后,就场起手,飞快的给了她一巴掌,接着才冷笑道:“我勾引你老公?

   不好意思,你老公是谁啊?

   一个有妇之夫而己,我也看得上?

   呵呵,真是没见过这么往脸上贴金的!”

   因为很讨厌华梦莹,加上怀疑自己之所以毁容,都是因为眼前的女人的关系,所以这话梁安月说得并不客气。

   也是,对于一个伤害她的人,她有必要客气吗?

   记忆中清纯少女唯美短发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可是华梦莹听完这话,可就完全呆住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听到梁安月这么说。

   所以这会儿,她看着梁安月的时候,就完全呆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可马上她反应过来,便是大怒了。

   只听她道:“呵呵,你居然不敢承认吗?

   你……”

   她话还没说完呢,梁安月已经又一巴掌打了过来。

   她发现,打人的滋味原来很不错,难怪以前华梦莹这么喜欢打她。

   故而这会儿,打完后,她看着摸着自己的脸,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华梦莹,就道:“我告诉你,我没什么不敢承认。

   本来就是你老公自己路过这里。

   他要和我说话,我还拦着不成?

   再说,你从什么地方看见我勾引他了?

   麻烦你,捉奸请捉双,没捉到什么就乱打人,可不好!

   当然,我这两巴掌,也不过是教你如何做人而己,不用太客气!”

   说完,她转身就欲离开。

   也是,看见这两人她就想吐的话,那她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可是她想走,华梦莹却未必会让她走。

   开玩笑,她可不会白白就让自己被打了。

   所以这会儿,她看着梁安月,是越看越怒,所以正想拉住她,一巴掌打回去的时候,就听一个声音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话一出,梁安月立即秒回头。

   当看到果然是司马逸昊的时候,她赶紧就快步走到司马逸昊身边道:“我本来是在这里坐坐的,毕竟你也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应酬。

   可是哪里知道突然就有人过来和我说话,我又不认识他,和他说什么呢?

   可是这女人就突然出现,说什么我勾引他老公!

   拜托,逸昊,我可是你的女朋友,什么时候我需要看上一个有妇之夫了?

   难道你不比他强很多吗?”

   说完,梁安月可怜兮兮的看着司马逸昊,同时就对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配合自己。

   早在司马逸昊听到梁安月的话时,他就有些怒了,故而这会儿听完后,他就不着痕迹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接着他便笑道:“是啊,你是我的女人,什么时候需要看上别人了?”

   说到这里,他看着梁安月一笑,接着又转向王昭延和华梦莹道:“麻烦你们,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也麻烦先看看自己惹上的是谁!

   好了,我希望这次的事情就此为止,不然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们玩!”

   说完这句威胁性十足的话后,他再看着梁安月的时候,眼神就变得十足宠溺起来。

   他发现,他一点也不反感梁安月这么说,而且甚至还希望是真的呢。

   只是可惜……

   唉!

   他想着,就欲拉着梁安月过来,可不想,这时候却被华梦莹叫住了……

   华梦莹早在看见司马逸昊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呆住了。

   要说华梦莹自己家里开着公司的话,那么她们家公司的规模,就完全只有司马逸昊公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大佬,华梦莹自是惹不起。

   故而一听完司马逸昊的话后,华梦莹不但没敢怒,还赶紧趁着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就强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实在对不起,这位小姐,都是因为外子太过花心,所以我才会这样子,实在抱歉,以后真的不会了!”

   说完,她抱歉的看着梁安月,可心里却是深深的不甘心。

   毕竟如果司马逸昊身边的人是自己可就好了啊。

   想当年自己还暗恋过司马逸昊,还想办法追过他呢。

   可是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无奈之下,她只好死心,后来她认识了王昭延,便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还是想着司马逸昊的,只是时间一长,自然也就忘记了。

   可现在,人就在她面前了呢?

   而且身边还是那个她一看就讨厌的女人,所以这会儿她纵然是假笑着,可是心里有多不甘心,她却是很清楚的。

   梁安月听了这话,就看也不看华梦莹,只看着司马逸昊。

   就见司马逸昊听了这话,却是神色不动,只是宠溺的看着梁安月,便道:“我们走吧!”

   梁安月一笑,就点了点头道:“好的!”

   于是两人就这么直接离开,竟是看都不看一旁的华梦莹一眼,当下华梦莹的脸直接就扭曲了。

   她恨恨的看着两人走远,心里就十分不甘心。

   毕竟她居然就这么被无视了?

   对她来说可真心是奇耻大辱啊!

   而就在她想着的时候,此时一旁的王昭延看着华梦莹,就低声道:“老婆!”

   这么叫的时候,他虽然是看着华梦莹不错,可他心里想的都是梁安月。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溜出来找梁安月的事情会被华梦莹看到,更没有想到梁安月居然就不认识他,可这些,都比不上司马逸昊说出梁安月是他女人这个事实。

   他看得出来,司马逸昊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梁安月的眼神是十分温柔的。

   这说明这男人是真的喜欢上梁安月了啊!

   所以她心里就更恨了。

   为什么她在意的人都喜欢眼前这个臭女人?

   就在这一刻,在梁安月的面前,华梦莹再次恨上了变脸后的梁安月……

   梁安月怎么会没有感觉到从华梦莹身上散发出来的恶意呢?

   事实上,从她抢走王昭延开始,她们之间就已经是敌人了,更别说,自己被毁容,肯定有华梦莹的功劳。

   所以这会儿,纵然是面对着华梦莹的恨意满满,梁安月也很淡定!

   她就想看看,华梦莹还要怎么做!

   反正她见招拆招就是了……

   只是梁安月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她因为意外感冒,而休息了一周再去上班的时候,她会在公司里看到一个意外的人……

   华梦晶?

   华梦莹的亲妹妹,因为以前她还和华梦莹是好朋友的时候,常跟着她一起玩,所以自然也就认识了这姑娘。

   所以突然在这里看到她的时候,她便自然疑惑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可是管她呢?

   人家要在这里,也不是她能管得了的事。所以这会儿,她只是一想,就甩了甩头,之后便直接去了自己办公室了。

   毕竟她今天还有好多活要干呢。

   故而她也就没有注意到,华梦晶原来是挑衅的看着自己的,可是因为她的无视,华梦晶的脸色就变了。

   而此时,黄薇儿也走了过来,她看见华梦晶这样子,就安慰她道:“别急,慢慢来!”

   原来华梦晶之所以能进来,说起来还是黄薇儿的功劳。

   因为其父亲是这个公司的股东,所以自然还是有话语权的,安排一个人进来,也没有什么大事。

   对于这种事情,司马逸昊是只要不影响公司,不会危害到公司,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毕竟还真没有必要为了小事情得罪人的,不是吗?

   而黄薇儿自从和华梦莹重逢后,自然也认识了她的妹妹。

   故而当听说她妹妹不想进自家公司,而想去别的公司锻炼一下后,便介绍她来到了司马氏,也就是司马逸昊的公司了……

   而华梦晶之所以答应进来,也不是单纯的只为了锻炼,她是为了给自己的姐姐出口气。

   毕竟姐姐被梁安月给欺负了的事情,华梦晶自然也是知道的。

   只是和华梦莹一样,因为其男友是司马逸昊,所以她们都没有办法。

   可是华梦莹是结婚了没法追求司马逸昊了,可是华梦晶还没有结婚呢,她可以啊!

   所以这不,她便出现在了这里,为的就是追求司马逸昊而来,当然,整治梁安月,也是她的目标之一!

   故而她一听这话,就点点头,表示明白。

   是了,有些事情现在真的急不来,必须慢慢来,不然的话还真没有办法呢!

   唉!

   于是这事就先这样了。

   可是梁安月之后就发现,自己的麻烦不少呢。

   原来她是负责管理下面的公司部门交上来的报告,由她把报告整理出来,交给司马逸昊看,然后再做整体决策的。

   所以她其实已经习惯了每天看报告了。

   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报告变少了,可是交上来的次数却变多了。总是说自己还没都整理出来,只先整理了一部分,让她先看着,其他的人家正在整理。

   本来这样的事情只一两次,梁安月也就算了。

   虽然很影响她的工作效率,可是大家都是努力工作的,也有自己的不容易,体谅一下也就算了。

   可是如果天天如此呢?

   所以在经过一个星期都是这样的情况后,梁安月终于怒了……

   “你的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看到被自己叫上来的居然是华梦晶时,梁安月只是呆了一下,便正色的问道。

   此时她不再是以前被华梦莹叫做安姐姐的梁安月,而是秘书梁安月了。

   可华梦晶却是笑眯眯的说道:“安姐姐,你别那么严肃嘛。

   我不就是因为是你,我才这样吗?

   因为我觉得,你一次看太多你也辛苦,所以想慢慢来嘛。

   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说完,她看着梁安月,状似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有多开心。

   哈哈,梁安月终于被她整了一回,她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可是比起她的开心,梁安月的脸色很显然不太好看。

   别以为她不知道,华梦晶就是故意的!

   毕竟她不会不知道,梁安月和华梦莹已经是仇敌的事实。

   毕竟想也知道,华梦莹现在的老公是梁安月以前的男朋友,她们怎么可能还是朋友?

   既然不是朋友,那么对方的妹妹也不可能再是自己的妹妹。

   那么请问,在这种情况下,梁安月凭什么还要包容华梦晶?

   于是她冷笑一声道:“少和我装。

   你不会不知道我和你姐姐现在是什么关系这是一。

   二,现在是公事。”樱桃看